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裁判文书 / 涉诉信访
徐国胜涉诉重复访答复意见
发布时间:2018-08-17 浏览次数:458

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涉诉重复访答复意见

 (2018)“涉重访”案第38号

 信访人:徐国胜,男,汉族,1942年12月4日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初中文化,退休人员,原住安庆市大观区市府路**号,现住安庆市**小区**室,身份证号码340803************。

徐国胜信访涉诉案有多起。徐国胜起诉这些的案件,案由有换届选举、房屋拆迁补偿、非法拘禁、退休工龄计算、息诉罢访承诺是否自愿等。就此,本次本院专门指定专组,自2018年3月28日起,作了全面查核,又经多轮讨论,现将形成的意见答复如下:

本次核得:(1)安庆市大观区花亭街道办事处依据《安庆市大观区居委会换届选举工作实施方案》(观办[2000]38号)——该方案中有“1950年7月31日前出生等情形不再作为居委会候选人”的规定,在居委会换届选举期间下发了《关于调整黄土坑等居委会工作人员的通知》(观花办字[2000]第016号文件),徐国胜等人因年龄原因不在居委会候选人名单中。徐国胜以花亭街道办事处第016号文件剥夺了其被选举权,向安庆市大观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大观区法院以案涉通知仅具建议性、推荐性,并没有剥夺徐的被选举权,驳回了徐国胜的诉讼请求。徐不服,提出上诉,被本院驳回。后又申诉,亦都被驳回。

(2)徐国胜原住房位于安庆市市府路南二巷8号,系两幢砖混结构住宅房屋,其中一幢二层楼房,建筑面积69.54㎡;另外一幢四层楼房,1-3层186.71㎡,第4层58.44㎡系2000年后所建。以上房屋均未见城市规划部门批复,也没有房地产权属证书。因此地拆迁,这些房屋经拆迁评估价值为14.2098万元。徐国胜与拆迁人安庆市丰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丰泽公司”)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经安庆市政府拆迁安置管理办公室(以下称“市拆迁办”)两次裁决,大观区法院一审和本院二审,最终判定补偿徐国胜276.25㎡(=69.54+186.71+20),其中包含有对第4层原有的约20㎡毛竹、石棉瓦简易搭建的建筑物(建于1990年、延于2000年4月)给予补偿。徐仍不服,不断申诉,遭本院驳回,也被安徽省高级法院驳回。徐仍不断上访,致市里成立了“徐国胜信访事项集中攻坚组”,并多次开会,在2008年11月28日形成了“一揽子解决徐国胜信访问题方案”——《关于徐国胜拆迁上访案有关事项会议纪要》第3号,议定——对徐国胜户以中天开发公司的左岸名居四套安置房(3号楼303室、304室、211室及5号楼106室,实际销售总价为122.1268万元)异地安置,还可以不付入住这四套房的配套费用,等。2008年12月30日,徐国胜与市拆迁办、丰泽公司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在给徐国胜左岸名居四套房的钥匙时,市政法委相关人员要徐国胜出具《息诉罢访承诺书》。2010年4月2日,徐国胜签下了《息诉罢访承诺书》,承诺不再为有关拆迁纠纷、换届选举等一揽子问题上访,领走了这四套房的钥匙。时至2017年,徐国胜以其时政法委工作人员违背其真实意思,胁迫其签了《息诉罢访承诺书》为由,先具状起诉安庆市政法委,本院不予立案,徐国胜不服,向省高院提起上诉被驳回;后徐国胜又起诉安庆市政府,本院不予立案。

(3)徐国胜去北京上访,由安庆这边安排带回。徐国胜以大观区花亭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朱华璋、汪标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涉嫌非法拘禁为由,向安庆市宜秀区法院提起自诉。宜秀区法院经审查认为自诉人控诉证据不足不予受理。徐国胜不服,提出上诉,被本院驳回。

(4)徐国胜1959年参加工作,1964年退职,同年以城市闲散人员身份下放,1987年回城,1988年起在居委会工作,2000年离岗退养。2007年12月,大观区政府与市社保局签订协议,通过区政府承担单位应缴部分,个人一次性缴纳1.23万元的方式,为原居委会退养人员(徐国胜在其中)办理了养老保险手续。2008年1月,安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称“市人社局”)认定徐国胜退休工龄为15年。2008年起,徐国胜补领了退休证,开始领取养老金。徐国胜又信访要求对其下放农村期间也应计算为退休工龄。就此,2009年12月21日,该局给以《信访答复》,就原工龄认定予以解释说明。徐国胜不服该“信访”答复,具状起诉市人社局,被法院驳回。后徐国胜又以该局为被告,向安庆市迎江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责令该局增加认定其1959年至1964年在安庆市西市区养殖场工作期间的5年工龄,以及其1964年至1987年下放农村期间的23年工龄。迎江区法院以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为由,不予受理。徐国胜不服上诉,本院予以驳回。

就以上各案及徐国胜各信访诉求,本次全面查核后,经多次讨论,认为:

(1)就徐国胜反映的换届选举问题。大观区花亭街道办事处观花办字(2000)第016号通知是作为居委会选举工作指导小组对各居民委员会选举工作的指导性安排,依据是大观区委办公室观办(2000)38号《安庆市大观区居委会换届选举工作实施方案》的文件精神,目的是优化居委会工作人员年龄结构、文化结构、促进发展。这份建议推荐名单还要居民小组的再推荐,才能选举通过,这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徐国胜所言的其被选举权。本次讨论还提到,《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安徽省实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有规定,成为居委会的候选人,可以由居民小组推荐或者法定人数以上居民联名推荐,经法定程序通过居民投票选举。故徐国胜此诉求不能获得支持。

(2)就徐国胜房屋拆迁补偿问题徐国胜案所涉的被拆迁房屋,徐国胜提供的自测面积为343.797㎡,但经具有测绘资质的安庆市房地产测绘队测绘并计算出总面积为315.05㎡(该面积经法院判决确认)。这其中有一幢上的第4层58.44㎡建筑是2000年后所建,也未向城市规划部门申请任何许可,也没有房地产权属证书,是典型的违法建设。考虑到第4层原有约20㎡毛竹、石棉瓦简易搭建的实际,法院最终也将这20㎡认定入补偿面积,补偿徐国胜房屋面积276.25㎡,这已经照顾了原状、照顾到了徐国胜户的利益。徐国胜未在期限内自行拆除,大观区法院在对争议房屋证据保全(现场丈量并拍照、委托测绘)后,裁定先予执行,合法合规。徐国胜就此房屋拆迁案的诉求都不能成立。讨论中特别注意到,结合当时同期市场价格,徐国胜因该案持续上访,最终所获利益,一般估计,超出判决应得利益不少于50万元。讨论中有意见认为,其通过上访获得这些超出利益,还可以研究如何追缴。

(3)就徐国胜反映的非法拘禁自诉案。该案,徐国胜自诉书中的被告人朱华璋、汪标,都是安庆市大观区花亭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徐自诉书中列出的二人的“涉案行为”,也应该是他们按照安排,去北京接访,将徐国胜带回安庆中的行为,是职务行为。查核中注意到,徐国胜所提自诉,并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利用职权实施了非法拘禁,一、二审法院以明显缺乏罪证为由分别裁定不予受理、驳回上诉,在程序上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是正确的。讨论中有认为,特定情形下,即如徐所言所指,也不无正当性。

(4)徐国胜反映的退休工龄问题。市人社局认定徐国胜退休工龄为15年,徐国胜要求对其下放农村期间也应计算为退休工龄。2009年12月21日,市人社局作出《信访答复》。该《答复》系该局就原工龄确认行为因徐的异议而作的一个解释、说明,没有改变对徐的工龄确认,没有产生新的权利义务关系,据此,不属于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还有,徐国胜要求法院依法判令按照国家政策规定给予其因精简职工下放支农27年连续计算入退休工龄的请求,讨论中认为:①徐于1964年办理退职手续并领取退职费,工龄已经货币化补偿,后以城市闲散人员身份下放,根据政策是不连续计算工龄的。②市人社局工龄认定是2008年1月作出的,徐在2008年3月20日领取退休证时,就应当知道该认定。徐国胜于2013年7月22日向法院提起诉讼,也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故徐国胜此诉求不会得到法院支持。

(5)就徐国胜息诉罢访承诺是否自愿。查核及讨论中注意到:①“徐国胜信访事项集中攻坚组”于2008年11月28日形成“一揽子解决徐国胜信访问题方案”(《关于徐国胜拆迁上访案有关事项会议纪要》第3号);②2008年12月30日,徐国胜与市拆迁办、丰泽公司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该协议满足了徐国胜信访诉求利益;③在给徐国胜左岸名居四套房的钥匙时,相关部门要徐国胜出具《息诉罢访承诺书》;④2010年4月2日,徐国胜签下了《息诉罢访承诺书》,承诺不再为有关拆迁纠纷、换届选举等一揽子问题上访,并领走了这四套房的钥匙。本次讨论中一致认为,此情形下,解决徐国胜信访问题的方案,与徐国胜签下“执行和解协议”,徐国胜签下《息诉罢访承诺书》——拿到了四套房的钥匙,这是一个系列行为。徐国胜的签字,都是其本人在已可获得超额利益下的行为选择,并不是相关部门胁迫。讨论中,还有提及,过了数年,到2017年,徐国胜竟又以承诺书是原来受胁迫签订的,是无效的为由,继续起诉、上访,这不合诚信之道,亦不足与道。

以上为本次查核结论意见。

 

核查组:  陆  舫

钱泽民

陈世拥

 

签发人:  洪学农

二○一八年八月七日